0%

忽然想到(二)

岁月就像一把杀猪刀,削去了曾经的激情和梦想。

(一)

翻看手机的备忘录,突然看到了那句话——心静如水,盘前无人,盘旁无物。
突然想起,离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快三年了。

三年后的我,又陷入了与三年前相同的境地。
甚至,现在的我,甚至连三年前的我也不如了吧。。。

眼见大一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要过去,回想一下,我到底都干了什么???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一年,那只能是——混乱。
混乱的学习,混乱的作息,混乱的饮食,混乱到身体开始不断反抗……

(二)

偶然在路上听到《水手》,那句“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突然刺痛了我。
现在的我,不就是这样的么……

曾经的那个满是激情的我,又在哪里?
曾经要在大学转遍北京的各大书店,可是到现在也只是有一次顺道逛了半个书店;
曾经要在大学去听各种各样的讲座,可是到现在真正听过的讲座还不超过五个;
曾经要在大学读各种各样的书,可是直到借来的书已经不能再续借时才发现那几本借了半年的书才看了不到一半;
曾经要……

一切的豪情,也只存在于曾经了,剩下的,只有空虚……

(三)

突然发现,没有了压力和动力,没有了激情和梦想,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一直记得,中考完了老师见到我的兴奋心情和出成绩后问成绩时老师略带失望的口气,那成为高一的一大动力。而如今,以市状元考进北大,应该说在三年后终于翻盘,也算给了初中老师一个交代。同时,却也没有了来自后面的压力,前方又那样遥远,于是变得一身轻。轻则浮,浮则躁,躁则乱,乱则……唉……

一直记得,曾经的我是多么地喜欢数学,可以为了一道题而兴奋几晚上,可以沉浸在数学中甚至忘了吃东西。可是现在呢?讲课听不懂,就以老师讲得太快太多安慰自己;考试成绩不好,就以老师出题难、数院牛人多来安慰自己。那种淋漓畅快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吧……

一直记得,高三时的背水一战。为了避免出现选学校和选专业的冲突,我唯一的选择就成了北大数学。高二的散漫,换来的就是接连失去北大夏令营和直荐的机会。于是,同时拿下自招和高考,成了唯一的选择。“置之死地而后生,陷之亡地而后存。”曾经坚信的话终于变成了现实,虽然过程只有自己知道,但至少问心无愧。而如今,却过着闲散的生活,随波逐流,随遇而安……

我的心,现在在哪里?

一直记得,曾经满腹豪情规划未来,而现在,却总是想着走哪儿算哪儿;曾经的豪言壮语,而现在那些却只存在于回忆中;以前总是坚信,不狂,何来青春,而如今……难道我真的已经老了么……

那时的我,为了给不辉煌的过去一个交代,为了那些期待和曾经的期待,为了她,为了我那曾经的豪情与狂妄,可以无可畏惧、义无反顾、充满激情地去作我想做的事、要做的事。

而如今的我,是否还是那个充满激情与梦想的我?

(四)

回想起来,这一年来,几乎一切都是顺利的,一切都是在按照预料发展下去的——除了我自己。

刚上大一时,为了少事静心,我选择了放弃参加院里的学生工作,想着这四年,做好自己的那些事即可,不想去在关注太多的事,不想去操太多的心。

是的,事是少了,心呢?静了么?

总是抱怨时间不够,却不断把时间用来满足自己好奇心的欲望。总是想知道各种事情,总是要尝试各种新鲜的东西,总是想把各种各种弄清楚……结果呢?

"It is not more time we need: it is fewer desires."
"We need to set boundaries for ourselves, or to be doomed to mounting despair."

英语课上的两句话让我慨叹,十几年前人们就看到的事,如今变得非但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包括我自己。

不是时间太少,而是欲望太多。

"Curious kill cat."

拿得起,也要放的下,这应该是我现在要做的吧。

(五)

重听《怒放的生命》,却已是心境全非。

现在的我,亟需回归成真正的我。

夜深忽梦少年事,独自无言,惟有泪千行。